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贯京John的博客

通信/IT业界论坛,华为研究,专家点评与焦点互动

 
 
 

日志

 
 
关于我

华为海外创始人,前华为副总裁、海外市场总监、进出口总监、国际融资总监、国际合资企业与代理商管理部总监、北非地区总经理,北美地区总经理,清华大学学士/对外经贸大学硕士/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EMBA,2006任中国普天集团VP,2007年度中国十大通信业风云人物,第五届中国IT新闻奖之2007年度中国十大IT博客大奖,著《华为四张脸》畅销120万本,,2007任华为移动(香港)有限公司CEO和易特科集团总裁,手机ODM制造与出口,2008被选深圳市移动通信联合会副主席,2009兼清华大学特聘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面对猪群和驼队,任正非对话洛克菲勒,豪情万丈,无分仲伯  

2007-10-27 11:1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对猪群和驼队,

任正非对话洛克菲勒,

豪情万丈,无分仲伯

 

博主按语:

 

谈起创业,任正非说过,"如果上天让我养猪,我一定是一个养猪能手.我们只要有我们的团队在,做什么事情都能成功"!

 

针对同样话题,洛克菲勒说得更加淋漓尽致,“如果把我剥得一文不名丢在沙漠的中央,只要一行驮队经过———我可以重建整个王朝。”

 

面对底气十足的洛克菲勒,很多中国的企业家们却只能是英雄气短。因为很多人是因为各种各样机遇才成就了事业.

 

只有任正非可以有足够的底气和洛克菲勒对话!中国缺乏更多的洛克菲勒,更缺乏任正非这样土生土长的中国企业家!但是,最缺乏的还是造就洛克菲勒和任正非的土壤和机制!

 

博主:张贯京

2007-10-27

随笔于深圳寓所

 

 

  当美国商业史上第一个亿万富翁———约翰·D·洛克菲勒开创了托拉斯这种商业模式,并将美孚石油公司推上世界最大石油集团宝座的时候,中国的洋务运动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然而,当洛克菲勒成为蜚声海内外的“石油大王”、美孚石油公司成为一家伟大公司的时候,中国洋务运动扶持起来的企业却已经分崩离析。

 

 “如果把我剥得一文不名丢在沙漠的中央,只要一行驮队经过———我可以重建整个王朝。”面对底气十足的洛克菲勒,很多中国的企业家们却只能是英雄气短。

 

发轫于民间的中国商业精神始终游离于社会主流思想之外,近代中国,商业精神即便在局部地区被发扬光大,也只是昙花一现。这一定程度上导致中国社会缺乏对企业家的高度认可和尊重,中国企业家缺乏源自本土的厚重的商业精神熏陶,近代以后,中国内地企业家更多是受到西方商业精神的侵袭。

 

清朝的洋务运动希望通过官办(国有)、官商合办(合资)、官督商办(承包制)打造中国的伟大公司。那种经过长途跋涉大大变形的舶来品与中国内地企业家的传统价值观畸形融合,导致中国内地企业家在商业精神上更加迷失,其直接导致的后果是,近代中国内地缺乏统领全球市场,或改变世界某些产业格局的行尊企业。缔造伟大公司成为中国人的南柯一梦。

 

改革开放后,中国本土商业精神获得了回归的可能,但来势凶猛的西方资本裹挟着西方商业思想席卷中国内地,中国本土商业精神被一再压制而部分变异;这也刺激了中国本土商业精神的觉醒。中国企业家们在学习、模仿西方现代企业制度的基础上,开始逐步构筑适合本土的企业制度、管理模式。尝试缔造伟大的中国公司,已经成为新一代中国企业家的目标。

                    

配套性产业和地区性产业能催生优秀的企业,但难以产生世界级的伟大企业。这迫使有远见的中国公司开始寻求自我救赎和突破,他们正行进在国际化的道路上。

2002年以来,TCL国际化步伐明显加快,先后把德国施耐德、美国高威达并入旗下,2004年以后,TCL又同汤姆逊合并彩电业务,成为全球最大的彩电生产商;收购阿尔卡特手机业务,合资成立手机研发、生产与销售平台。

 

 “只有国际化的企业才能生存”,并购是中国企业迅速壮大,在规模上与跨国公司缩小差距的捷径。TCL领军人物李东生的这个信念或许可以解释TCL为什么会选择跳跃式发展模式。

 

剑桥大学辛格教授支持跨国并购对催生国际化公司的巨大推动作用。汇丰银行近5年在全球收购了500多家银行,成为拥有25万名员工、价值100亿美元的金融巨无霸;西班牙电信公司短短几年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电信公司,并收购了英国电话公司。

继TCL、联想集团走上国际化道路后,更多中国企业也开始了国际化征途:阿里巴巴将雅虎中国收入囊中,中石油并购哈萨克斯坦石油,海尔竞购美泰克……华为公司更在1998年就开始拓展海外市场,2005年,海外市场对华为的贡献开始超过国内市场……

 

哈佛大学关于《成功的国际化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研究》表明,成功的国际化企业90%都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95%的企业都拥有可靠的全球化流程(卓越的管理和管理创新);88%的企业拥有良好的外界关系(政府、社会、用户、媒体、投资人、关联企业……)。

 

成功的国际化企业必须具有上书个核心能力,即核心技术;卓越管理;良好的外界关系。在那3个核心能力的基础上,才能构建起全球化的品牌,发展出更大规模,缔造出世界级的企业。

 

我们欣喜地看到,中国已经出现了一批具备上述潜质的企业,比如华为、联想、TCL、海尔……

 

上述企业虽然距离成功的国际化企业还有相当远的路程,但至少他们向着国际化目标迈进了一大步,至少他们已经积累了一些宝贵的国际化经验。尤其是华为,在国际化之路上走得最远,目前看来,也是最成功的企业之一。

 

但剑桥大学辛格教授的一个结论足以让雄心勃勃的中国企业家们心惊,辛格指出,会计分析和股市研究都证明,实施国际化战略的公司的业绩往往是下降的,多达60%不成功。

 

 但是,“进,风险大,不进,风险更大。”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企业要么采取保守策略,逐步丧失优势、将资源消耗殆尽,最终被外国公司打败;要么采取攻势,以现有资源,抢占全球制高点,在发展中完善和提升自己。显然,后者意味着要承担巨大风险,但风险本身并不可怕。

 

 《财富》每年公布的世界500强企业中,几乎所有企业在成长过程中都经历过种种危机。无论通用、IBM,还是三星,今天的辉煌都并不能掩盖曾经的落魄,也许,明天某个时候,那些现在辉煌的企业也将遭遇重大危机。

 

小公司可以犯很大的错误,甚至可以推倒重来。大公司连很小的错误也不能犯,否则就可能是致命的。相对于国际巨头来说,中国公司大都是小公司,华为的销售规模在2006年度也才是IBM的几十分之一。按照上述理论,华为似乎可以犯点小错误,但对于华为自身来说,那点小错误或许是致命的。

 

伟大的公司并非不犯错误,问题是,犯错误之后,伟大的公司能够彻底变革,迅速调整策略,也就是说,伟大公司自身愈合能力很强,肌体的哪一部分受到损伤,会很快自我修复。这种修复能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企业所遵循的商业精神。

 

 实际上,正如华为总裁任正非所言,经营企业没有可以松懈的时候,危机时刻伴随着企业的成长,企业,不是在危机中成熟,就是在危机中死亡。

 

 中国企业迈向伟大公司的过程,不仅仅是规模的提升,市场的扩张,视角的转换,更是价值观的颠覆、认识论的革命,还是文化、政治、经济变革的过程,是中国从官宦社会,蜕变为真正的商业社会的过程。

 

因此,企业出了问题,我们不能把责任完全推给企业家一个人。在这个不成熟的市场经济社会里,企业犯错误,有时候是社会机制出了问题,但一旦出了事情,往往只有企业家去承担责任。在中国社会的转型过程中,企业家所付的代价已经很大,已经承担了很多本应是社会全体成员承担的责任。

 

在一个真正的商业社会,企业家的地位是最为突出的,官员则处于相对从属的地位,而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典型的"官宦"社会,读书是为了走上仕途,精英分子都竞相涌去当官,所谓,"士农工商"。中国是一个传统上重仕轻商的社会,这种观念目前还有巨大的影响力。

 

但是,轻商重仕的局面还没有根本改变,这从报考公务员之火热可见一斑。一个健康的社会制度,会不断培养企业家精神。随着经济制度的不断完善,市场环境的逐渐形成,中国必将产生一大批优秀的企业家。但目前中国尚缺少造就企业家的土壤和机制。

 

有一次,在回广州的航班上与临座的一位大姐聊天,她不无自豪地说,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是局长,而她一个同学的独子仅仅是个小老板,言语间充满了对“小老板”这个身份的蔑视。这位大姐的例子,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一直到今天,全民对商人还是没有很强的认同感。

 

与强大的社会观念,延续数千年的官僚机制相比,企业家实在属于弱势群体,

尽管社会机制尚不完善,但是,企业家不可能等到社会完善的那一天才开始企业经营,在这样一个不成熟、变数多、风险大的社会里做企业,除了考验企业家的经营管理智慧,还要考验其政治敏感度和处世哲学。

 

自古以来,中国社会里政治家与企业家的关系就比较微妙。即使到了现今社会,某些规模到了一定程度后的企业家,与政治人物也会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从一定意义上说,在中国做企业难度系数要比在西方成熟的发达国家高(当然,就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和市场环境的完善程度看,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尚远不及发达国家,从这个角度看,在发达国家做企业难度更大。)

 

当然,在造就企业家的机制上,我国比20年前好多了,但仍旧多少会有些轻商观念作怪。令人欣慰的是,这种轻商重仕的观念在现在很多年轻人中已非主流,现在的年轻人更看重个人价值的体现。此外,现在政府制订的游戏规则,政府官员的观念,也越来越有利于企业家的成长。

 

美国企业家克雷格·霍尔在其《负责任的企业家》一书中认为,转型市场固然潜在着巨大回报,但是,转型经济中的企业家承担了更大的风险,会面临由于政府的脆弱和反复无常而导致的不确定性、腐败风险、组织化犯罪等等。克雷格·霍尔指出,“负责任的企业家”就是一个企业家在赚钱的同时,也可以推动社会的进步。他由此认为,“负责任的企业家”要对国家和公众的未来进行真正的投资,而不是一帮单纯追逐个人名利之徒。 

 

遗憾的是,那些向伟大公司迈进的中国企业,有时候并不能够被本国民众所理解,一些企业开展的跨国并购活动,被挖苦、讽刺的多,能被充分支持、理解的少。

 

 “在上爬的时候要对别人好一点,因为你走下坡的时候会碰到他们。”那些习惯于嘲笑、挖苦别人的人,应该体会下约翰·D·洛克菲勒的这句话。

 

在华为已经取得初步成功的今天,各界对华为的质疑声不断。这本没有什么,质疑甚至严厉的批评对华为的成长是有好处的。但是,华为更需要理解和支持,建立在充分理解、尊重基础之上的质疑和批评,将更利于华为发展。

 

摘自<任正非论华为国际化>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